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爱股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爱股网 门户 财经博文 查看内容

是的,顺驰又回来了

2016-12-6 08:39| 发布者: 采编员| 查看: 34| 评论: 0|原作者: 正奇投资|来自: 新浪博客

摘要: 2016-09-23 兽爷 兽楼处 兽爷说 为什么所有爱过孙宏斌的人如今都恨他,除了女人 2008年是金融危机年。当时actor king的四万亿还没放出来,拿了一堆地等着上市钱救命的恒大、龙湖在港交所吃了一个闭门羹,回到国内, ...
2016-09-23 兽爷 兽楼处 兽爷说 为什么所有爱过孙宏斌的人如今都恨他,除了女人 2008年是金融危机年。当时actor king的四万亿还没放出来,拿了一堆地等着上市钱救命的恒大、龙湖在港交所吃了一个闭门羹,回到国内,爱马仕哥被投行和债主逼得快跳楼了。 楼市一片哀鸿遍野,没人敢买房子。龙湖在北京通州的花盛香醍开盘1.5万一平米,没卖出几套,于是一个月后怒降到6000块一平米,即使这样也没人敢买。更严重的是,降价第二天售楼处就被砸了,高价买了花盛香醍的一个央视记者天天扛着摄像机去龙湖总部拍摄,晚上甚至在龙湖公司打地铺,哭着喊着要退房。 那年冬天,卖掉顺驰蛰伏很久的孙宏斌,用一个叫“融创”的马甲公司在海淀西北旺买了一块地,楼面价高达7000块一平米。圈子里大家喝酒谈起融创和这块地,都摇着头压低声调,好像在谈论一个傻瓜。 那一年,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万科第一次负增长,因为降价和汶川捐款,王石及万科形象跌至历史谷底,王石甚至准备辞职谢罪了——如果不是郁亮当时的力挺,王石2008年就差点卷铺盖离开万科了。 绿城也险些因为几笔到期的可转债破产了。中海找到寿栢年要收购绿城,宋卫平咬咬牙,没有答应。有几家地产商没有熬过冬天,包括那个投资1000万要造大飞机的广东人邹锡昌,那年年底兽爷在一次饭局上遇到他,他摇着头说,自己被高盛骗惨了。 跟当年的顺驰一样,邹锡昌运气太糟,就差一口气没有挺过去。2009年刚过完春节,央行开闸就大放水了,楼市坐了火箭似的飞起来,存货最多的绿城因祸得福,成为当年楼市销售额亚军,仅次于万科。 而在西北旺旁边孙宏斌拿地的地不远,中国兵器装备集团一年后拍下了一块地,楼面地价两万八,是孙宏斌土地的四倍。西北旺的西山壹号院后来成为孙宏斌融创帝国的基石。 如今回头再看这几年,王石因为田小姐和宝万之争彻底走下了神坛。宋卫平几度浮浮沉沉,最终还是失去了绿城。在他因为一场大病动了次手术后,兽爷给他发微信说别再熬夜了,他回微信说:都要保重,这是个多病多灾多难的年代。 唯一的例外是孙宏斌。东山再起的他一路披荆斩棘,几天之前,他花130多亿买下了交织了30年爱恨情仇的联想旗下的地产公司融科。 脑补下孙宏斌签字买柳传志融科的画面。老柳应该不会在场,合同签完字后孙应该像往常一样淡定,但内心早已翻江倒海:终于杀回来了,但对手都不在了,无敌是多么多么寂寞无敌是多么多么空虚…… 昨天,他又花了40亿买下了重庆金科地产17%的股份。为什么要买金科?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据说因为徐翔案,金科老板黄红云最近被有关部门请去喝了几次茶。一个月前,黄红云辞去了金科董事会主席的职位。 那个2008年被人砸售楼处的花盛香醍,今年二手房已经涨到8万一平米。那位哭着闹着要退房的央视记者后来给龙湖北京公司送了一面锦旗,感谢龙湖助他们成为千万富翁。而那些在2008年在楼市踏空的人,回过头来看市场,他们也许会想起王小波说过的一句话:人生就是一个缓慢被锤骟的过程。 但一夜之间,中国楼市又似乎回到了2009年。而孙宏斌呢,似乎也在十年后梦回顺驰…… 一 再次回到海淀西北旺。 这个区域,孙宏斌其实熟得不能再熟。26年前,在被师傅柳传志送进海淀看守所的前几天,他就被软禁在西北旺东边一个宾馆。联想企业部几个对他忠心耿耿的迷弟想劫狱,手持着家伙和看守他的人对峙了几十分钟,最后孙宏斌出现在房间门口,大声呵斥迷弟们,情绪激动的迷弟们离开了。 孙宏斌对即将到来的牢狱生活一无所知,以为只不过是一次寻常的审查,过几天就好了。这个年轻人当时绝没想到,他的去留在柳传志心中,上升到危急联想存亡的地步。 在联想两年,孙宏斌带领着充满狼性的企业部,成为搅动老联想系的那条鲶鱼,这是柳传志一度希望看到的。但鲶鱼游得太快太急,强势到成为山头的另一只老虎时,柳内心开始犯嘀咕了:这个年轻人在另立山头搞个人崇拜!这分明是项羽呀,二十多岁就想取我而代之! 联想接班人的位子柳传志原计划是传给孙宏斌的。但孙宏斌如今上着杆子去抢,这就犯了大忌。柳传志不是那个坐在车驾里的嬴政。 这跟当年王石传位一个道理。第一接班人姚牧民太张扬,张扬到让王石不舒服,于是出局。低调务实看上去没有性格的郁亮隐忍多年,终于上位。 杨元庆是个好接班人吗?不是。联想现在业绩都掉到尘埃里了。但是杨元庆听老柳指挥。 那个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老头可能没做出什么有价值、让人心动的产品。但他熟读毛选口诀,精通政治,手腕狠辣。看看当年柳传志修理倪光南、平衡杨元庆和郭为就知道,这样的情商和手段,不进政治局实在可惜。 孙宏斌跟师傅比当然是青瓜蛋子。1990年4月,柳传志要调开孙宏斌接管企业部。当晚孙找迷弟们吐槽,一众年轻在北大勺园餐厅喝多了,叫嚣着要独立要把企业部资金卷走。这些话被柳传志的线人听到了,孙宏斌几天后就失去了自由,把他送进监狱的是一笔13万的转移资金,嫌财务手续繁琐,他将钱备用了。他因此获刑五年,直到1994年才减刑出狱。 多年来,孙宏斌一直也是柳传志心中始终没有放下的石头。在内部会议上他总是把“孙宏斌事件”当作一个公司的关键时刻来描述。鸡汤杂志告诉我们商业大佬都是心胸开阔、宽容与高尚的人。但事实上每个大佬都是熟读毛选的狠角色。周鸿祎追杀过傅盛,任正非羞辱李一男,丁磊抓捕魏剑鸿、腾讯调查刘春宁,古永锵举报过卢梵溪。对损害自己的企业利益的人,他们拿刀拼命也在所不惜。如果让柳传志再选择一次,他依然会毫无犹豫把孙宏斌送进班房。 但柳传志一定没有想到,孙宏斌更是一个人物。孙出狱后第一件事没有拿刀子找把自己送进监狱的人拼命,而是去向他道歉。 在孙宏斌走出监狱大门前的第18天,孙和一个狱警到北京买东西,托人请柳传志见了一面。在新世纪饭店顶层的川菜馆,他与柳传志4年来第一次见面,孙宏斌向柳传志道歉,说自己当年图样图森破,做人太浮躁。他强调自己决不屑于提着刀子在街上乱转,将来也不会切入IT业,只是想在自己辉煌的未来中有柳传志的影子。 柳传志当然很受用,心中石头落地,50万借款助孙,甚至送了孙宏斌一程——出狱半年后,在柳传志和中科集团董事长周小宁的支持下,顺驰和联想集团、中科集团成立天津中科联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背着污点的孙宏斌得到中国商业教父的信用背书。 柳传志后来评价:人才分三种。一种是自己可以干成一件事,一种是可以带领一批人干成一件事,第三种是能审时度势,能一眼看到底。第三种人很少,孙宏斌就属于第三种人。 柳传志后来应该意识到,这种审时度势,孙宏斌都是跟他学的,且孙宏斌把这种特质发扬到了极致——对于孙宏斌而言,一切都是生意。在生意场上没有永远的敌人,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二 之后顺驰的故事众所周知。孙宏斌甚至因此成功入选吴晓波的《大败局》。 2004年初,顺驰开始全国扩张的第二年,前联想集团助理总裁、后加盟了顺驰中国出任副总裁的荆宏邂逅柳传志。柳传志特意要荆宏向孙传话:小孙又太急了。做企业不能跑,而且在扩张时一定要注意资金链,有些话也不能说得太满了。 这个时候的孙宏斌哪听得进去。在孙宏斌的成长经历里,有个梗一直逼着他要做第一。那个梗就是柳传志。十几年前徒弟被师傅摆了一刀,逐出师门,这么多年徒弟憋着一口气,要证明另立门派的自己是最优秀的。 就这样,他继续带领着顺驰一帮二三十岁的小孩,像当年他带领联想企业部的青瓜蛋子搅得联想天翻地覆一样,搞得中国房地产市场天下大乱。他公开声称要取万科而代之,并断言万科、中海这些传统巨头已经落伍。他四处拍地,十个锅五个盖子捂,破坏了行业的各种潜规则和显规则。一时间他成为房地产界的人民公敌,没有朋友。 于是,在顺驰最危难时刻,没有人伸手拉他一把,孙不得不低价出售顺驰。 十年一轮回。卖掉顺驰后的2007年年初,在招商银行年终答谢会上,孙宏斌又遇到了柳传志。落花时节又逢君,柳对孙说:你做企业别的都挺好,就是有一点,太急躁了。如果把心态稳一稳,我相信你能再次起来。 孙宏斌当然不是那个乌江边的楚霸王。被柳传志送进了班房,顺驰帝国的一夜崩殂,这些都只会让他更加光环缠绕。 辗辗转转十几年后,西北旺又一次成为孙宏斌人生的一个转折。在楼市最低点,他花了20亿拿下这块地,做了西山壹号院,三年里卖了150亿。 2014年卖完西山壹号院后,孙宏斌再次走上一条快速扩张之路。当年融创首次进入全国前十,孙宏斌开始将版图向全国铺开,开启大规模并购之路——然后就是那两场瞩目但失败的并购案。 第一次是收购绿城。他曾跟宋卫平以兄弟相称,最甜蜜时刻,两人手牵手肩并肩,恨不得睡一张床穿一条裤子。最终他们也差点合体了,孙宏斌掏出了60亿港币收购绿城,融创队伍开进了杭州黄龙大厦绿城总部,孙宏斌坐在董事长办公室里,拿着绿城的财务表直摇头。 收购绿城让孙宏斌获得了梦寐以求的产品制造能力。融创一直标榜自己为豪宅制造商,在他们出色的狼性营销包装下,人们甚至很快忘记了这家开发商因为产品问题,伤害过很多客户。但他们的产品实在无法唬人。 2012年9月,宋卫平在孙宏斌陪同下参观过一次西山壹号院。那次孙宏斌发微博称,宋对西山壹号院提了很多尖锐和宝贵意见。孙没有说宋卫平提了哪些意见。 两年后在杭州一次聊天,宋卫平问兽爷:你看过融创的产品吗?以绿城的标准来看,离及格线还差很远。兽爷当时宋问金茂府能打多少分。宋说勉强及格。 之所以多问一句金茂府,因为2014年,中化方兴还和宋卫平聊过一次,要收购绿城。但最终宋卫平选择了孙宏斌。 那次合作最终以融绿双方价值观的激烈冲突结束。宋卫平押上了他一生的信用和声誉,来把孙宏斌赶出绿城。很多时候,大家只看到宋卫平如祥林嫂般的喋喋不休,以及孙宏斌从头到尾的沉默。孙宏斌只发了一条微博说:宋卫平是永远的大哥。我不做双输的事,不做好人,不做坏人,做人。 这个装逼兽爷给满分。 孙宏斌因此以厚道赢得了众多掌声。但没有人知道孙宏斌个人沉默之下,融创公司动用各种力量给宋卫平个人造成的一千点伤害。“永远的大哥”被激怒了,才说出很多性情的话。 我跟宋卫平曾经很多次聊到孙宏斌。他说认识孙宏斌这么久,还是看不懂孙,“他太能隐忍了。在你面前总是低头哈腰口口声声喊大哥,面子上应付得特别好,但他真实的想法是什么?我猜不透,这有点可怕。他的唯一爱好似乎就是挣钱,我问过他挣这么多钱有什么意义。是不是他的成长经历造成了今天的他?”抽了一口烟,宋对我说,他很想知道孙宏斌的过去。 再后来,兽爷跟杭州滨江房产老板戚金兴吃饭,聊到融绿之争。戚金兴感慨:孙宏斌太急了,只要缓一缓,不那么着急改造绿城,进行人事大调整,凡事也照顾下老宋的面子,也就没有后面那么多事。 孙宏斌依旧输在“急”字上。像顺驰一样,他真的只差一口气,就能收购绿城成功的。 三 第二次依旧是输在急上。 2015年孙宏斌瞄准了深圳佳兆业。深圳是他梦寐以求想进入的市场,彼时深圳当地第一大开发商佳兆业掌门人郭英成正深陷涉腐传闻,躲在香港四季酒店不敢回国。孙宏斌瞄准时机要收购佳兆业49.25%的股权。 孙宏斌又一次坐在了郭英成的办公室里发号施令。当时他最大的问题是佳兆业的年报,会计事务所普华永道为了免责,要向港交所举报佳兆业之前财报有造假。孙宏斌威胁普华永道:你们去港交所举报的话,我们也会去告你。 纸依旧没有包住火。孙宏斌因此与郭英成公开决裂,不得不搬离出佳兆业,收购失败。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所有爱过孙宏斌的人如今都会如此恨他——除了女人。早期跟联想的元老们斗,在顺驰的时候跟王石斗,转让顺驰都好几年了还跟新的大股东路劲对骂,在绿城跟宋卫平斗,离开绿城还跟九龙仓较劲,在佳兆业最后也跟郭英成反目成仇。 大概这就是最典型的晋商。从李彦宏到贾跃亭再到孙宏斌,他们都来自资源丰富的山西,聪明且精明,狂妄但知进退,善逆势扩张,也善于落井下石,也善于在法律边缘跳舞。 两次收购失败并没有让孙停下扩张步伐。他就像一个嗅觉灵敏的秃鹫。哪个公司有问题,他都会第一个出现。从绿城佳兆业,再到雨润和莱蒙国际,再到最近的金科。 为什么要买金科?兽爷之前说了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据说因为徐翔案,金科老板黄红云最近被有关部门请去喝了几次茶。一个月前,黄红云辞去了金科董事会主席的职位。 还有一个原因,孙宏斌想抄重庆龙湖吴亚军的老巢。金科是重庆地头蛇,过去三年,融创和龙湖在重庆争得你死我活。2014年,为了超越龙湖争得重庆销售冠军,融创甚至在年底通过1094次撤销网签信息,来虚增了十几亿的销售额。2014年,重庆融创对外宣称销售了110亿,“如愿”掀翻了龙湖(100亿),成为重庆第一。 数据刚出来的时候,兽爷正好跟龙湖吴老师吃饭。谈及此事,吴老师一直摇头。她说自己终于懂宋卫平了。 因为与柳传志亦敌亦友的恩怨情仇,融科的收购也被赋予了更多的符号意义。融科的确很难做下去了,但在商言商都是场面上的话,孙宏斌完成多年来的心结是真——他终于在柳传志面前证明了自己。 2015年,孙宏斌就分别同中渝置地、西安天朗、江苏四方、武汉美联以及烟台海基置业达成并购协议,成功通过收购将触角伸向成都、济南、西安、南京、武汉及海南等二线城市。今年他并购莱蒙国际进入华南,买入金科巩固了重庆,买下融科补足了一二线城市。 如此大规模的扩张,让人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顺驰又回来了吗?十年一轮回。反正楼市今年已经梦回2009年了,市场比2009年还火,钱也比2009年还多,唯一不同的是,如今钱的成本比2009年还低,开发商内心比2009年还忐忑。 孙宏斌呢,似乎又梦回顺驰了。或者说,顺驰从来没离开过。 这个年过50的山西男人,不再将把万科挑落马下挂在嘴边,但这并不能掩盖他的野心。2010年在天津奥城跟他的老大哥融创副总裁陈恒六吃饭,陈跟兽爷说:老孙这么多年的目标就是要当老大,做中国第一世界第一。 当时,融创一年销售额才几十亿,如今孙宏斌一只脚已经迈进1000亿俱乐部了。他前面的对手只剩几个了:万科、恒大、碧桂园、中海。今年几番收购后,他已经具备冲击3000亿销售额的体量了。 对于前面几位地产巨头来说,孙宏斌的脚步声越来越清晰了。但和高速扩张的恒大一样,融创其实也没挣到多少钱。上半年净利润是多少?1.03亿。 和当年顺驰一样,孙宏斌的融创宣扬也是狼性文化。狼性文化是什么样的文化。百度百科这么解释的,四个字:野、残、贪、暴。李彦宏的百度真懂老乡,如此精准概括了融创。 这些年,孙宏斌依旧在给年轻人打鸡血,整个公司像一个高速运转的造富机器,亦或像传销组织。孙宏斌称融创与顺驰最大的差别在于产品。他最开始的自信来自于西山壹号院,如今的自信则来自于跟绿城的合作——孙宏斌尝到了品质的甜头,一些高端项目舍得投入了。几个月前,在北京壹号院的发布会上,孙宏斌称北京壹号院售价将是中国最高,要到40万一平米,“未来北京壹号院不但会涨价,而且还要挑客。” 这个装逼,兽爷再次给满分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QQ|我的微博|联系我们|开放平台|免责声明|小黑屋|手机版|爱股网 ( 京ICP备11046425号 ) 

GMT+8, 2017-1-16 20:50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