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爱股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爱股网 门户 行业研究 查看内容

海洋石油981首钻成功 流动国土开启南海"挖"时代

2012-5-14 10:35| 发布者: 采编员| 查看: 415| 评论: 0|原作者: 黄烨|来自: 国际金融报

摘要:   在林伯强看来,“海洋石油981”钻井平台的出现,将进一步提升中海油在全球海上原油开采领域的地位,“至少将在技术上跟上BP、壳牌等能源巨头”   “对于南海区域的油气资源,中国现在能做的惟有一个字:挖。” ...

 

  在林伯强看来,“海洋石油981”钻井平台的出现,将进一步提升中海油在全球海上原油开采领域的地位,“至少将在技术上跟上BP、壳牌等能源巨头”

  “对于南海区域的油气资源,中国现在能做的惟有一个字:挖。”5月13日,能源专家林伯强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从这个角度考虑,‘海洋石油981’钻井平台的出现,对中国深海的油气开发来说,很及时,更有一定的战略意义。同时可以预计,只要条件允许、时间得当,未来或将有更多的深海钻井平台出现在中国漫长的海域。”

  日前,中国首座自主设计建造的第六代深水半潜水式钻井平台(一半在海平面漂浮,一半在海水下的钻井平台)“海洋石油981”在南海海域开钻。这既是中国石油公司首次独立进行深水油气的勘探开发,也让中国成为第一个在南海自营勘探开发深水油气资源的国家。

  对此,“海洋石油981”钻井平台的“隶属单位”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下称“中海油”)董事长王宜林在南海当天表示,大型深水装备是“流动的国土”,是大力推进海洋石油工业跨越发展的“战略利器”。

  王宜林还称,“海洋石油981”正式开钻,“开启了中海油正式挺进深水的新征程,拓展了中国石油工业发展的新空间,也必将为保障中国能源安全、推进海洋强国战略和维护中国领海主权作出新贡献。”

  截至发稿,《国际金融报》记者始终未能联系到中海油人士置评此事。

  历时6年的“南海首钻”

  从上个世纪50年代开始,包括美国著名地质学家哈伯特、《石油的终结》作者保罗·罗伯茨在内的多位学者就坚定地预言:全球石油产量峰值将在上世纪末或2015年等“某个时间段”到来。

  他们的预言最终或没有实现,或被推迟,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人类对深海原油的勘探和开采——美国地质调查局和世界能源署发表的一份预测称,“未来世界海洋油气储量44%来自深水,总量可能超过1000亿桶。”

  近年来,中国也一直在抓紧深海原油技术的研究和深海油气资源的开采。如2006年中海油的新闻稿就称,当年5月31日,“中国第一艘水深可达122米的自升悬臂式钻井船在大连建造成功。同时是国内第一艘钻井深度超过9000米的自升悬臂式钻井船。”但彼时122米的深度距离国际标准的300米的“深水”标准还有一段差距。且从总体上看,中国海上油田水深“普遍小于300米”,1500米“超深水”海上油田的运营有很多也是与国外的油气公司进行合作。

  不过,也是从2006年10月起,“海洋石油981”钻井平台的项目研究工作由中海油研究总院牵头正式开启。同时,该项目还集中了大连理工大学、上海交通大学、中国石油大学、上海外高桥造船有限公司、大连船舶重工集团有限公司等国内海洋工程领域研究优势单位的力量。

  经过近4年的建造,“海洋石油981”平台于2010年2月26日从外高桥造船1号船坞移出;今年2月14日,其又顺利通过了广东海事局和湛江海事局联合对其进行的船舶安全检查;最终在5月9日,“海洋石油981”平台完成“南海首钻”。

  公开资料显示,该钻井平台采用了美国“全球海洋工程移动式钻井平台领先设计商”F&G公司(中交股份2010年8月9日完成了对该公司股权100%的收购)的ExD系统平台设计,并在此基础上优化及增强了动态定位能力及锚泊定位。同时,该平台设计自重3万多吨,长度为114米,宽度为79米,电缆总长度800多公里,平台总造价接近60亿元。资料还称,该平台具有勘探、钻井、完井与修井作业等多种功能,最大作业水深3000米,钻井深度可达10000米。

  已确定一系列开采目标

  据新华社报道,本次开钻的预探井为荔湾6-1-1井,距香港东南部约320公里,平台的井位水深为1496米,预计完钻井深将达2300多米,设计作业天数56.5天。

  “从目前的公开报道看,现在仅是预备或初始阶段,尚没有进入到开采和生产阶段。”林伯强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预计还要再观察一段时间,或才开始实质性的操作。”

  对此,新华社援引中海油深圳分公司地质总师施和生的话称,“预探井位于珠江口盆地白云凹陷东斜坡东沙25构造带上,构造面积22至25平方公里,预测储量超过300亿方天然气。”他表示,这口预探井之后,“海洋石油981”已确定了一系列目标。

  “一旦开凿出油气资源,将肯定会为未来深海的油气开发提供丰富的经验和技术。”林伯强认为,“同时,通过实际运营,还可进一步完善钻井平台的装备等。”据中海油服相关人士公开透露的说法,中海油服将在相关区块“完钻三口井”,之后还将根据运营情况“洽谈下一步合同”。

  在林伯强看来,“海洋石油981”钻井平台的出现,将进一步提升中海油在全球海上原油开采领域的地位,“至少将在技术上跟上BP、壳牌等能源巨头”。

  无关“黄岩岛事件”?

  对于“南海首钻”,王宜林在当天的致辞中明确表示,大型深水装备是“流动的国土”,是大力推进海洋石油工业跨越发展的“战略利器”。

  对此,有国外专家将该表态联系到了发生一个月有余的中菲“黄岩岛事件”。比如,《华尔街日报》就援引专家的话将王宜林的表态解读为,“王宜林的话之所以惊人,是因为他把中海油的钻探活动与国家利益挂钩,超越了石油公司一般的在能源安全方面的利益。”

  不过,中国社科院边疆中心副主任李国强认为,“开发南海的油气资源,是国家推进能源发展战略中的组成部分。”他对媒体表示,“决定在南海开采油气资源,不是最近几天才做出的决定,恰恰是国家能源发展的必然选择,是正常的经济行为,与目前的南海局势没有直接关系。”

  事实上,本次“南海首钻”的开采地点在中国200海里专属经济区范围内。而中海油先前也曾对媒体表示,“将在未来20年投资2000亿元加大开发南海油气资源的力度。”另外,据中海油的规划,2020年末,在深海建成5000万吨的油气当量,即再建一个“海上大庆”。而在深海开采技术领域的突破和在资源丰富的中国南海区域进行布局,无疑将有助于实现中海油的长远目标。

  《环球时报》则援引厦门大学东南亚研究中心主任庄国土的表态称,“在南海开采海上资源及向南海派遣渔船,都是中国维护该地区领土主权的有效途径。”

  值得注意的是,据路透社上周报道,菲律宾Philex Petroleum公司表示,已与中海油就合作开发位于南中国海的天然气项目进行了讨论。但这则消息未得到中海油方面的首肯。

  外交部新闻发言人洪磊表示,中方愿与菲方探讨共同开发事宜,关键是菲方“应拿出诚意”。洪磊强调,中方支持中菲企业间加强交流与合作,“关于礼乐滩海域的油气开发问题,中方的态度是明确的:礼乐滩是中国南沙群岛的一部分。如菲方在这一海域进行单方面油气开发,必将损害中国权益,中方坚决反对”。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QQ|联系我们|开放平台|免责声明|小黑屋|手机版|爱股网 ( 陕ICP备19013157号 )

GMT+8, 2022-1-22 23:52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